石獅市融媒體中心 新闻热线 : 0595-83123001
当前位置 : 中國石獅網  > 福建新聞 > 正文

安溪藤鐵工藝:讓匠心融入每一道工序

安溪藤铁工艺品  福建日报记者 魏桂莲 通讯员 张锦川 林清锻 摄

鐵皮、玻璃、鋼筋,這些人們習以爲常的廢料,在鐵藝工匠眼中可能就是寶貝,因爲經過他們一番雕琢打磨,它們會變身成精美細致、孔穴明晰的工藝美術品

讓匠心融入每一道工序

东南网12月19日讯(福建日报记者 魏桂莲 通讯员 张锦川 林清锻 文/图) 13日,记者来到安溪县德苑工业区的富华工艺品有限公司,映入眼帘的是有序堆放在露天广场上的各种废料,有玻璃片、铁皮边角料、铁丝、木头、钢筋等。乍一看,记者还以为自己走进了废品回收站。

一位年近八旬的老人,兩鬓斑白,圍著藍色大圍兜、戴著袖套,正在一堆廢鐵堆裏翻找。他就是2019年“八閩工匠年度人物”、安溪勞模創新工作基地領銜人、工藝美術大師陳清河。

從草根藝術演變而來

安溪藤鐵工藝是從民間草根藝術演變而來,萃取傳統文化精華,剛柔並濟、博采衆長,被譽爲“指尖上的魔幻藝術”。得益于手工藝人不斷的傳承創新,安溪將“世界藤鐵工藝之都”稱號收入囊中。

陳清河指著四周大大小小的“廢品山”對記者說:“在日常生活中,這些廢料是人們眼中的垃圾,但在我眼裏,可都是寶貝,有溫度、有情感、有生命,小到一顆螺絲釘,大到一個木樁,都可能成就一件工藝品。”

上世紀60年代,陳清河開始編竹藤工藝品。改革開放後,他有機會接觸到異域藝術。在傳統工藝與歐美流行風格的碰撞中,他有了新的靈感:將堅硬的鋼鐵和細軟的藤絲巧妙結合,融入剛柔並濟的理念,就這樣,藤鐵工藝這個新的工藝品種誕生了。

陳清河說,一有想法,他就開始行動。當時只有廢鐵皮、鐵線和小鋼球等材料,他琢磨了一段時間,才想到了葡萄藤纏繞果籃的雛形。那時他有空就站在葡萄架下琢磨,一站就是幾個小時,仔細觀察葡萄葉子和藤蔓的形狀,以及兩者相互纏繞的狀態。他一邊觀察,一邊在筆記本上繪制,然後一頭紮進車間制作實物。那段日子,許多親朋好友都說他病得不輕,直到第一批藤鐵工藝品——“葡萄籃”系列呈現在大家眼前,人們才發現他點石成金,變廢爲寶了。

說著話,陳清河已將挑選出的材料歸整到一起,交代跟在身邊的徒弟進行前期處理,然後在圍兜上擦掉手上的鐵鏽,滿臉自豪地說:“我帶你去看實物。”

整潔寬敞的陳列室裏,藤與鐵、竹、木、陶瓷、玻璃、樹脂、絲花等材料有機結合的工藝品形神兼備,手執盾牌的士兵、即將騰飛的小鳥、造型獨特的挂鍾……冰冷的廢品在這裏變得生動活潑,充滿了情趣。

在一個獨立展櫃裏,一個纏繞著葡萄及藤蔓的竹籃很是醒目。“這是‘葡萄籃’系列裏的第一個成品,用藤皮藤芯編織成籃身,以鋼筋爲把手,鐵線環繞把手化爲葡萄藤,鐵皮剪成葡萄葉,鋼珠焊成葡萄串,經彩繪著色而成。”陳清河說。

“葡萄籃”系列在1991年春季廣交會上推出,立刻受到歐美客商搶購,頭3天訂單就達到500萬美元,産品供不應求。

嘈雜車間裏追求極致

走進車間,刺耳的金屬切割聲不斷。師傅們正忙得不亦樂乎,絲毫不受外界影響。

只見一張操作台前,圍著10多名手拿鐵剪和小鐵皮的年輕人,原來是老師傅正手把手教大夥備料。操作台上放著玻璃碎片、小木料、鋼筋、鐵皮以及型號不同的扳手、鉗子、鐵剪等工具。“不要小看備料,做得好,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”陳清河說。

記者拿起一把鐵剪剪起鐵皮。沒想到,薄薄的鐵皮剪起來還很吃力。10多分鍾後,才剪出樹葉的形狀,右手食指和大拇指都勒出深深的紅痕。“剪刀不夠鋒利。”記者說。

聞言,陳清河拿起記者剛用過的鐵剪,挑了一片鐵皮剪起來,輕松得好似剪一張紙。一旁的老師傅伸出滿是老繭的手,用濃濃閩南腔普通話說:“看似容易,都是練出來的,得把手練成我這樣。”

行進幾步,便聽到一聲吼:“往後退點,當心傷了眼睛。”高級焊工林師傅正准備將幾張小鐵皮焊接在一起,不一會兒,焊花四濺。

林師傅說,這是點焊。成型後就是打磨,主要是把焊接點打磨光滑,也叫抛光。這道工序不能馬虎,否則一個個小疙瘩會破壞整件作品的完美。

“這是表面處理,包括除鏽、電泳、噴粉、噴漆、彩繪等多道工序。”陳清河說。

旁邊的師傅拿起噴槍,開始給手中的物件噴漆。噴漆結束,陳清河仔細觀察漆的色彩後,對噴漆的幾位師傅說:“色彩偏亮,可以再調暗一點。”說完,他從盒中取出一管顔料,住漆桶裏滴了幾下,攪拌後遞給噴漆的師傅道:“再試試。”

陳清河告訴記者,每一道工序都不簡單,最核心的工序是焊接和彩繪。“焊接讓工藝品有了骨架,彩繪提高了工藝品的附加值,達到了錦上添花的效果。”

“做手艺,最重要的是要有工匠精神,讓匠心融入每一道工序。”陈清河说,“从设计到成品,需要经过多个环节,任何一个环节出错,都将成为废品,没有追求极致的匠心精神,很难修成正果。车间环境非常嘈杂,大家却能心无旁骛地精雕细琢每一个产品,十分不容易。”

堅守是爲了更好的傳承

從最傳統的竹編,到今天的藤鐵工藝,曆經手藝人的傳承創新,一根不起眼的藤鐵如今形成年産值達170億元的家居藤鐵工藝産業集群,産品遠銷60多個國家和地區。

“現在幹活不再純粹是爲了討生活,是因爲丟不下這手藝。我一日不拿鐵件,一天聽不到敲擊聲,心就發慌。”年過半百,在富華公司工作了10多年的李師傅對自己的老本行情有獨鍾。他告訴記者,他們這些老手藝人還在不斷地努力創新,適應市場。做鐵藝這行當特別苦,稍不小心就會傷到自己,很多年輕人不願意學,如果有年輕人想學,他可以免費教,這可是一門好手藝。

近年來,隨著歐美市場逐漸飽和,安溪藤鐵工藝企業根據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和地區的流行趨勢不斷創新,産品廣受歡迎,已占有海外同類産品市場的半壁江山。

爲了更好地傳承傳統工藝,安溪一些小學把藤鐵工藝引入校園,成立藤鐵工藝學生社團,還定期組織學生到藤鐵工藝企業參觀,激發孩子們的興趣。

“大家都在堅守,希望藤鐵工藝傳承有人,這是我們藤鐵手藝人的共識。”陳清河說。

今日推薦